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酒泉皮革有限公司

来源:技术     时间:2021-12-01 20:30

酒泉皮革有限公司654w3,铜陵玻璃服务中心,漳州金属制造总公司,嘉兴玻璃服务中心,温州丝网服务中心

酒泉皮革有限公司

  在北京市通州区,有一片荒野曾经是野生动物的乐园。   这个区域是因水南村、桑园村、西太平庄村拆迁后形成的开阔旷野,各种大大小小的林地散布其中,纵横的沟渠通过农田、草地、林地相互连接,凉水河在它的南边蜿蜒穿过,靠近河流的位置有3个天然形成的池塘。   类似这样的区域也很自然会成为鸟类的天堂。自2015年开始,这里共记录到鸟类264种,占通州近年鸟类记录的84%。   其中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6种,分别是黑鹳、猎隼、大鸨、遗鸥、黄胸鹀、乌雕;国家二级重点保护动物44种。   农田中的大鸨 ©大好   2015-2016年,是水南村地区鸟况最好的两年。   彼时刚刚开始观鸟的我在2015年3月首次来到这里,那是一个早春,但比起大多数人印象中的鸟语花香,开车走在水南村坑坑洼洼的路上,入眼的更多是荒凉萧瑟的景象。   突然,一群喜鹊的聒噪声打破了寂静,它们招朋引伴,围拢在一只大鵟的附近,不断地对其进行语言攻击和身体骚扰,最终大鵟忍无可忍,无奈地飞走了。   喜鹊正在骚扰大鵟 ©大好   那一天,我还看见了普通鵟、雀鹰、白尾鹞以及红隼,这些顶级猎手悠闲地盘在空中,在这里享用着丰富的猎物。   纵然冬日的北风还未退却,但对生活在这里的鸟类而言,水南村早已是个春意盎然的地方。   之后的日子里,我进入了水南村的猫王国旅程。当草木吐绿,百花盛开时,水南村里鸣声处处,生机勃勃。   南侧的池塘里,圆尾斗鱼开始繁殖,这是一种漂亮的原生鱼,它们喜欢生活在静水环境里,目前在通州区我只在水南村发现了它们的身影。   圆尾斗鱼 ©大好   昆虫和爬行动物也没闲着。龙虱夫妇正在做着不可描述的好事情,蝎蝽在水草上静等猎物的到来。   池塘的岸边,饱餐一顿的虎斑颈槽蛇正悠闲地享受着阳光,在北京东部的平原,蛇类已经非常罕见。   一对龙虱正在交配 ©大好   蝎蝽 ©大好   虎斑颈槽蛇在晒太阳 ©大好   东方大苇莺与黄苇鳽是一对好邻居,它们把巢建在芦苇里,小蝗莺与矛斑蝗莺隐秘在其中,难见真容。   普通翠鸟则一趟一趟往返于池塘与凉水河北堤之间,它的巢建在了北堤的阴面土坡上。   东方大苇莺与黄苇鳽 ©大好   难得一见的小蝗莺 ©大好   普通翠鸟和它的巢 ©大好   翠鸟孵化后会将蛋壳丢弃到巢外 ©大好   而戴胜则把巢建在翠鸟巢附近的一棵柳树树洞里,戴胜在育雏期间会经常打开头上的羽冠,非常漂亮。   戴胜巢下腐烂的倒木中,我发现了伪蝎,这是一种有趣的节肢动物,它的体型十分袖珍。   戴胜露出它显眼的羽冠 ©大好   剥开树皮后发现的伪蝎 ©大好   池塘的北侧是片稀疏的树林,树林结构为高大的杨树(20米),中间层的树木有柳树、榆树、桑树、槐树等(8-10米),底层的构树等灌木(1-2米)。树林边上是农民用树枝围起来的一个小菜园。   这里在春季迁徙时雀形目鸟类十分丰富,你会发现各种歌鸲、厚嘴苇莺、巨嘴柳莺、褐柳莺等不断穿梭于灌木与树枝篱笆墙之间,各种鹀类与树鹨不时地从林下的草丛里窜出。   黄腹山雀、燕雀撸着榆钱大快朵颐,白头鹎与鸫类鸟愉快地分享着桑葚果实,黄雀与普通朱雀则偏爱柳树果实与槐花。   红喉歌鸲 ©大好   巨嘴柳莺 ©大好   蓝歌鸲(雌) ©大好   黄腹山雀 ©大好   燕雀 ©大好   褐头鸫 ©大好   白喉矶鸫 ©大好   普通朱雀 ©大好   黄雀 ©大好   树鹨 ©大好   白眉鹀 ©大好   黄眉鹀 ©大好   树林西北侧是大面积的荒草地与开阔地,头一年枯萎的野草有髙至胸口的,也有低矮刚过脚面的。雉鸡喜欢白天在高草里面藏身,早晚到开阔地里觅食。鹌鹑偶尔发出鸣唱,它已被爱情憋红了脸。   雉鸡 ©大好   鹌鹑 ©大好   过境的红尾伯劳与东亚石䳭都会有一周左右的过境高峰期,它们喜欢立在醒目的枝头。这里我还看见了北京地区罕见的白顶䳭。田鹨与红喉鹨喜欢开阔低矮的草地。   刚刚回归的红脚隼也喜欢在这里捕猎,金眶鸻则把巢建在里这里,如果你接近了它的巢,它们会表演诈伤的好戏给你看。   红尾伯劳 ©大好   东亚石䳭 ©大好   白顶䳭 ©大好   田鹨 ©大好   红脚隼 ©大好   诈伤的金眶鸻 ©大好   刺猬在蛰伏一个冬天后匆匆出来觅食,竟一头撞向了我的位置,憨憨地与我擦腿而过,蒙古兔也会在早晚时分到开阔地活动,白钩蛱蝶、金凤蝶越冬的成虫也喜欢在这里活动。   刺猬 ©大好   蒙古兔 ©大好   白钩蛱蝶 ©大好   金凤蝶 ©大好   荒地北侧是东西走向的沟渠,沟渠两边种有高大的杨树、柳树,灰椋鸟、八哥以及纵纹腹小鸮会利用这里的树洞做巢,而红隼、红脚隼、黑翅鸢则是利用这里废弃的喜鹊巢养育后代,随着黑翅鸢这两年的强势崛起,红隼的生态位被逐渐取代。   红脚隼夫妇 ©大好   这些高大树木上,经常会发生鸟类之间的小故事,可能是四声杜鹃在偷偷下蛋时被红尾伯劳发现而遭到驱逐,雄噪鹃“儿啊儿啊”不断地羞辱着黑枕黄鹂,雌噪鹃则躲在暗处等待产卵的机会。   红尾伯劳在驱逐四声杜鹃 ©大好   红隼在驱逐普通鵟 ©大好   黑卷尾喜欢三五成群炫耀自己高超的飞行技术 ©大好   夜鹭想偷吃红隼宝宝,被及时赶回的红隼夫妇在空中打得哇哇怪叫。   一些明显暴露的干枝上,还会有一些罕见鸟来给你惊喜,火斑鸠、暗灰鹃鵙(读“菊”)、长尾山椒鸟、蓝翡翠都曾经出现在这里。   险些被夜鹭吞掉的红隼宝宝 ©大好   越长越帅气的红隼宝宝 ©大好   2016年以前这些沟渠里是有水的,鸳鸯和绿头鸭会在这里谈情说爱,养育儿女。鸳鸯会选择树洞做巢,绿头鸭则选择附近的草地。   在地面上寻找合适巢区的绿头鸭 ©大好   同样喜欢在这里溜达的鸳鸯,它们的巢在树洞里 ©大好   黑枕黄鹂喜欢在高大杨树上捕食松毛虫 ©大好   噪鹃夫妇时刻注意着黑枕黄鹂的活动(上雄下雌) ©大好   沟渠南侧、荒地东侧有几个大的土坑,土坑边上稀疏地长着一些榆树、柳树及槐树,土坑里长有各种杂草,蚁鴷经常出现在大坑的边缘,它们在裸露的土地上,树干上寻找蚂蚁。   中华攀雀在大坑西侧的柳树上筑巢,它们的巢小巧而精致。   蚁鴷 ©大好   棕腹啄木鸟也喜欢在这里与沟渠之间的树木间活动,它火红的冠羽在春天的绿色里显得格外美丽。   北灰鹟、乌鹟、甚至罕见的灰纹鹟都喜欢这里,它们喜欢呆在某个显眼的树枝上,来回不停地往返捕食昆虫。   棕腹啄木鸟 ©大好   白眉姬鹟 ©大好   黄眉柳莺数量众多 ©大好   沟渠的北侧最初是大面积的开阔草地,后来耕种了农田,目前农田的总面积约为2平方公里。不过农田并不是在破坏原有的环境,相反收割后留下的一些植物种子可以为来此越冬的鸟类提供不错的食物。   这片农田就是通州大鸨的越冬地,大鸨从2017年春天的一只发展到了现在的3只,它们对这里十分的忠诚,每年都会在深秋到来,春天离去。   在守护大鸨的过程中,副中心爱鸟会的志愿者还在春天记录到了豆雁群降落在此,以及凤头麦鸡、灰头麦鸡、东方鸻等通州区罕见鸟类。   云雀、铁爪鹀会结群在这里觅食,大鵟、普通鵟、游隼、灰背隼、白尾鹞、雀鹰等在此捕猎,捕猎后它们喜欢躲进农田西侧的树林里拔毛进食。   农田中的凤头麦鸡 ©大好   沟渠与农田边缘活动的灰头麦鸡 ©大好   农田里的云雀 ©大好   农田西侧的树林树种较多,有杨、槐、刺槐、桑、榆、白杜、旱柳、构、酸枣、火炬树、栾、柏、油松等,日行猛禽经常躲在松柏林里进食,雕鸮则躲在林缘的土坡上休息,戴菊在这里过冬,春天离开。   戴菊 ©大好   普通鵟在林中休息 ©大好   可能是这里距离水源较远,又可能是猛禽经常光顾,这片林子里春天林鸟的种类很少,仅有少数的鹀类、树鹨、红胁蓝尾鸲等在此活动,山斑鸠把巢建在了这里,它们居然不担心宝宝被猛禽吃掉,确实心大。   “战五渣”长耳鸮也曾经把巢选在了这里,那一年,这里的长耳鸮养了6个宝宝,我还在这片林子里见过丘鹬与普通夜鹰……   被惊飞的丘鹬 ©大好   躲在杨树上的长耳鸮 ©大好   长耳鸮宝宝 ©大好   红隼捕食田鼠 ©大好   红胁蓝尾鸲 ©大好   这些仅仅是水南村地区的一个缩影。   2021年初因为这里受伤的大鸨,我加入了北京城市副中心爱鸟会。2021年8月,北京城市副中心爱鸟会在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的支持下开启了通州区鸟类调查项目。   从2021年8月1日至11月22日,水南村地区共记录鸟种109种,在本次调查项目的17个样线中鸟种数量排名第2,高于大运河森林公园、城市绿心森林公园等大型生态型森林公园。   过境的凤头蜂鹰 ©大好   这可能颠覆很多人的想象:我们辛辛苦苦搞的森林公园,竟然比不上一片破荒地吗?   其实这并不是那么难以理解——公园很难有像水南村地区一般的复杂生境。   在水南村,即使是树木稀疏的地方也有杨、榆、柳树等树种,更不用说林子较好的地方能够给动物提供不少食物的桑、构、酸枣树;距离树林不远的地方就是荒草地、农田,里面的草籽种子是鸟类最爱的口粮;还有沟渠和池塘,水鸟和鱼都可以在这里生生不息。   而一般的公园都是怎样呢?   绿化肯定是最重要的,先整它一堆树,然后大家讲究山清水秀,有条河或有个池塘基本是所有公园的标配,讲究点的会在水边种上若干芦苇——这种地方的鸟不多,也就是一些喜鹊一些斑鸠一些山雀,甚至连麻雀都不一定特别多。   一窝山斑鸠宝宝 ©大好   至于大鸨这样对栖息地和食物要求较高的鸟类,大多数全是树的公园是满足不了它们的。   今年春天,我们在水南村较大的一片树林里挖了一个小水坑,并装上了红外相机。这个水坑在林缘地带,基本覆盖在林荫下,这样可以给前来喝水的鸟提供足够的安全感。   红外相机中出镜率最高的是喜鹊、灰喜鹊和山斑鸠,它们几乎霸占了10点以后的白天所有时间段。   我每天都要步行至300米外的凉水河去打水补充小水坑,所以每次看到视频中它们在洗澡我就胳膊疼,一只喜鹊抖一抖扇一扇半杯水就没了,这一天下来就是3桶水。   北方地区罕见的火斑鸠在这里出现过 ©大好   好在它们还是给小林鸟留了一些时间,灰椋鸟、绣眼鸟、棕头鸦雀、燕雀成群结队地来,远东山雀则上演全家总动员,怀氏虎鸫在这里跳着魔鬼的步伐,灰鹡鸰总在抖动它的尾巴,红尾歌鸲、蓝歌鸲、红喉歌鸲、白眉姬鹟、鸲姬鹟则小心翼翼,稍有风吹草动就四散而去。   绿鹭像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它把这里当做了捕猎的地方,大斑啄木鸟是最小心的鸟,它通过几次紧张的测试才最终进入水坑洗澡,红喉姬鹟与北红尾鸲之间经常发生冲突,灰头鹀在一旁看着热闹(这里的精彩,请移步二条观看视频)。   蓝歌鸲 ©大好   晚上的客人只有刺猬和黄鼬,通过记录的片段我推测那里至少生活着6只刺猬和2只黄鼬。   仅一个月,水坑的红外相机拍到了58种鸟和2种小型哺乳动物,而这仅仅是水南村的一个小角落而已。   一只刺猬来这里喝水(更多精彩视频猫盟B站也有) ©大好   因为心痛与失望,曾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放弃了对该地区的鸟类观察——还没有来得及充分观察,那里就开始施工建设了,而建设的目标是一个很普遍的湿地公园。   如果真是如此,这里以后将不会有农田,也不会有大鸨,我甚至希望它们不要再来,那样就不会有惊扰它们的人群,以及被城市建筑挤压的农田。   可是今年大鸨依然来了,也许它还是对水南村的春天怀有一丝期待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